首页 > 新闻速递

韩滔除盐霸

梁山东北四十里处,在水泊湖内有座孤岛,名叫大安山。大安山四周芦苇丛丛,是个湖内交易大集镇,离东平县只有一箭之地。它是水泊湖里十分繁华的渔岛镇。岛长三里有余,镇上只有一街两巷。卖鱼的,卖葱卖蒜的,卖网的,唱的叫的,人来人往。岛不大,只有一条南北大街,街两旁门面有大的、有小的、有宽的、有窄的、有高的、有低的,一个挨着一个。路东南头,有座宽高大门,挂着一条长匾:大安山买卖盐店。这座盐店后就是水泊湖。街南端就是来往船只的停靠码头。向西南远望,就是巍巍梁山。

  这家盐店是谁开的呢?为什么挂专收专卖盐店呢?

  提起这家店主,那可是有来头的,是个头上长疮脚底板流脓——坏透的家伙。这家伙不是别人,就是渔民恨,商家怕,在安山一带谁也不敢惹的崔明贵。这崔明贵依仗东平知县是他姑夫,养着一帮打手,在安山镇明火执杖,专横跋扈,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他独霸收买卖盐的专营,大秤收小秤卖,还兼收渔业税,自封湖监司。若有敢反抗的,轻者将你暴打一顿,重者就要派亲信打手,乘黑夜闯入家内,将你打死,扔进湖内。渔民百姓敢怒不敢言。有冤不敢告,就是告也会将你这原告当被告。他在大安山开这家盐店,价钱由他定,定了你就得卖,不卖者先挨揍,盐"没收"——分文不给。或者加收地皮税、卖盐税,使卖盐的不光收不到钱,还得再掏腰包。

  渔民、商人给他送了个外号:"催命鬼",盐店叫做阎王店。

  渔民们给他送了个顺口溜:

  催命鬼是蛇蝎,吃人肉喝人血;

  安山镇上称王霸,暗无天日谁敢说。

  按下催命鬼罪恶不讲,再说说梁山上的韩滔遵令去购盐的事儿。

  初冬的一天,聚义厅里众家头领议论山寨大事,大家都在谈论山寨事务,朱富向宋江言道:"近日山寨人员增多,吃盐有些紧张。"听此话后,韩滔对宋江言道:"我愿带领大船数艘,到安山镇、东平购盐。"

  宋江说:"就请韩滔辛苦一趟,早去早回。"韩滔遵宋江之命,带着五艘大船,五十名义军,扮成渔民模样,撑船到东平、安山买盐。五艘大船乘风破浪,激破薄冰,发着唰唰啦啦的声响;一片片芦苇,随风飘洒着漫湖"雪花",芦花落入水内,满湖的渔船,沿着水道来来往往。他们正驰之间,忽听远处传来阵阵渔歌:

  韩滔听着渔歌,观望船队迎风破浪前进,渔歌刚停,就听到芦苇丛中一后生喊:"你这样唱,要让安山催命鬼知道了,还有你的好果子吃!"

  又听那唱渔歌的后生说:"我怕他娘的啥!这世道逼得人没法活,要真逼急了,老子也敢上梁山!"

  刚才问话的那后生说:"天下的老鸹一般黑,现在梁山上也和以往不一样了,他们也是催命鬼这样的货,尿到一个壶里了!让催命鬼在大安山负责买卖盐,祸害渔民百姓、客商。"不错,我也听说过,他开的盐店就是义军办的。"

  "我看他是挂羊头卖狗肉,他姑夫是东平知县,他是又当婊子又立牌坊,打着义军旗号,坑害渔民百姓,破坏义军声誉。"韩滔听着这两个后生的对话,不由怒上心头,青筋暴跳。

  心想:我义军除暴安良,替天行道,怎能让这黄子,败坏我义军名声。

  对几个义军说:"先不到东平,船撑往大安山。"

  五艘大船靠了岸,韩滔对义军说:"留下一人看船,其余随我来,到盐店看我眼色行事。要是湖里那后生说的是实,咱就将此贼除掉,不为民除害,我们还算什么义军!"

  韩滔登上岸,无心观看街景闹市,往东一扭头,看到盐店,心想:我看看催命鬼到底开的什么盐店。就径直迈步向催命鬼盐店走去。不时来到店前。突然听到一人在店内喊道:"你们怎么这样坑人?"

  "胡说!谁坑你啦?再胡闹老子扔你到湖里喂王八去!""我的盐明明是五百斤,咋到你们店里一过秤就成了三百八十斤呢?"

  "我这秤是梁山上定的,你敢说义军开店坑人?再胡说我就活劈了你!"

  "义军也得讲理,我可是第一次到这卖盐,你们不让在街上卖,你们买就用这么大秤称啊!""来人!"

  听到喊声,从后院忽地冲出几条大汉,"掌柜的,是谁想在此找死?"

  "就是这个小子!拉出去让他知道大爷的厉害!"六七条大汉如狼似虎,那卖盐的高喊:"救命!"

  "住手!"韩滔大吼一声闯了进去。他圆睁虎目,只见一个小嘴猴腮、小头小脸、四十余岁的小个子惊望大步闯进的韩滔。那几条大汉松开卖盐的,怒目瞪望韩滔。见韩滔身高体大,像扇大门似地堵住了柜台。

  韩滔指着猴腮小个子问:"为何这样霸道?"

  "你是干什么的?"

  "哪个是崔掌柜?"

  "鄙人!"那猴腮猴脸小个子说。

  "你给人家开五百斤盐款!他的盐是在我那过的秤,少的由我赔!"韩滔望着他。

  还没等催命鬼答话,一个黑大汉,横着三角眼吼道:"崔掌柜,别听这小子胡吣。"

  催命鬼小蛤蟆眼一挤又来了劲:"你是干什么的,崔大爷我的事可不好管啊!"他边说边给众打手使眼神。

  "老子今天就要管,天皇老子的事都敢管.难道你小小恶霸,爷爷就不能问吗?"韩滔说着一脚将柜台踢翻,一伸手将催命鬼像抓小鸡一般提了过来,往店门外一摔,像扔肉蛋一样,催命鬼如皮球似地滚到街当中。韩滔像飞一般蹿了过去,一脚踏住他。催命鬼的几个打手,先是呆愣,霎时又如狼似虎地奔向韩滔,如疯狗般扑来,却被跟韩滔的几个义军拦住。韩滔一时性起,用脚猛跺,将催命鬼的两条腿跺断。催命鬼像被杀的猪似的,拼命嚎叫:"疼死我了。"干嚎着在地上打滚。  韩滔冷笑道:"不用拦他们,不怕死的让他们前来!"

  催命鬼的一个打手,吼嚎着来了个饿虎扑食,猛扑过来。韩滔飞快一转身,飞起一脚将扑来的黑大汉踢出一丈开外。那大汉万博体育论坛是目前为止最受欢迎的一款**类游戏,万博体育论坛官方是一家知名的棋在线游戏网站,万博体育论坛官方版致力于打造为最具有影响力和最受欢迎的万博体育论坛官方版,万博体育论坛已经成为最受玩家欢迎的在线娱乐游戏来了个鲤鱼跳龙门,一跃而起。快似闪电,一头向韩滔撞去。韩滔又一闪。说时迟,那时快,由于大汉用力过猛,一下撞到对面店门外明柱上。明柱被撞断,脑浆迸溅,一命归阴。其余几个打手,一个个被义军打倒。

  韩滔指着几个打手命令道:"你们几个恶奴要如实招来,催命鬼这些年来让你们杀害了多少渔民百姓?奸辱了多少良家妇女?如不实说,老子是梁山义军头领,我让你们一个个再去脱生!"

  一个打手磕头求道:"好汉爷饶命!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儿,都是掌柜和他侄儿崔虎先定好,然后再带领我们去,打人杀人都是崔虎动手,尸体再让我们扔到湖里。被他叔侄俩奸辱过的妇女谁也记不清,还有些事儿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偷杀的也不少。

 

  "有啊!告也白搭,东平知县是他姑夫,郓城知府是他姨夫,谁能告倒呀!"

  韩滔的气再也压不下了,一转身踩住催命鬼左腿,两手抓住右脚骂道:"你作恶多端,杀害人命还冒充我义军在此开盐店,挂羊头,卖狗肉,坑害渔民百姓,破坏我义军声誉,罪该万死,死有余辜。不杀你这个恶贯满盈的贼子,天理难容,不能平民愤!我义军要'替天行道'抱打不平,为民申冤!"只听"喀嚓"一声,催命鬼被一劈两半。

  那几个打手见此,一个个匍匐在地,磕头如捣蒜,浑身像抽筋似地筛糠:"好汉爷爷饶命,我们有罪,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不成人的儿子。""我们一定改恶从善,愿给义军做牛做马,一定重新做人!"……

  韩滔说:"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虽都有罪,本该处死,但念你们愿改过认罪,暂将你们项上人头寄放不动,今后若再有一点恶迹,再在安山、东平一带作恶,我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记住了吗?"

  "小人记住了!"磕头如鸡啄碎米般言道。"还不快快滚!"

  几个打手听后,赶忙爬起,一个个如丧家之犬,没命逃去。在韩滔将催命鬼摔到街当中时,立时整个大安山镇轰动起来了,有的紧张,有的兴奋,有的胆大万博体育论坛是目前为止最受欢迎的一款**类游戏,万博体育论坛官方是一家知名的棋在线游戏网站,万博体育论坛官方版致力于打造为最具有影响力和最受欢迎的万博体育论坛官方版,万博体育论坛已经成为最受玩家欢迎的在线娱乐游戏伸头向外看;有的胆小的急忙停业关门;有的在街上正行走中躲在一边,有的吓得呆站那里不敢动;卖鱼的、推车的、背筐背篓的,赶集逛街的人们,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都被惊呆了。但一见韩滔劈了催命鬼,顿时满街像开了锅的水,沸腾起来。有的跑着喊着,消息像电波一般霎时传遍了大安山镇。一个个开店的,赶集的,年老的,年少的,男的,女的,都像春天的迎春花儿笑开了花。见韩滔教训那几个恶打手,一个个长长出了一口气,都向韩滔围拢来。那个被催命鬼坑骗的卖盐汉子,向前就给韩滔磕头:"好汉爷你快快逃跑吧!这里东平知县的耳目甚多,定会加害于你。"

  韩滔笑道:"我乃梁山义军头领韩滔,'替天行道',除暴安良,是我们的天职他们要来抓我"我还正想找他们算账哩。你们谁也不用怕。"说后扭头对义军喊道:"快到盐店拿笔墨来!"一义军到盐店里端来笔砚。韩滔拿过笔,蘸得饱饱的,在盐店门边墙上写道:

  

  写完,韩滔对赶集的人们说:"哪村镇有官府不敢管的恶霸,为害百姓和官府勾结的富户恶霸,再欺压你们,到梁山找墨要:一部分归还那被强逼卖盐的汉子,其余一应炯韧,万缅譬雾的穷苦渔民。从此,韩滔除盐霸的故事在民间就流传开了。有诗赞道:

  韩滔侠肝义胆照,怒除盐霸显英豪。

  梁山英雄个个勇,众中皆碑赞韩滔。

卧龙亭